思緒裏,似乎聞到了桂花飄香的味道,依舊是那股泛著淡淡的暗香。腦海中浮現了當初那群帶著青澀與單純的少年,就是在這樣的季節裏相聚在一起,而後一起經過了數個春秋,在那段蔥蘢的時光裏留下一點一滴的痕跡。
總會在不經意中觸及到那份時光。莫名的會去懷念當初的自己,單純如水,少了如今的那份憂愁,多了一份年少的輕狂。想起那份的青澀,那張的笑臉,那個的少年…如今,成了那一張張昏黃的相片而已。花開依舊,人卻無蹤,看著那些停留過的地方,安靜如初,似乎我們並未來過,一切都已經回到原點,再也與我們毫無關係。
許多事、許多人,從相聚的一刹那,便已經註定了分離。有些回憶我相信它是美好如初,只是有些東西在生活的蛻變中漸漸的演變成了刻骨銘心。我們似乎都是站在今天的節點上,去懷念著曾經的蔥蘢,憧憬著未來的美好。
光影斑駁,時光總會在不經意中將很多情感淡去,將很多光影流年裏的故事遺忘。多少曾經在乎的人,多少念念不忘的往事,都抵不過歲月的消磨。我們都在時光安靜的流逝中,改變著自己。像蝶一樣褪去那份青澀與單純,在歲月的磨礪中漸漸的變得成熟與冷漠。
紅塵清淺,身邊多少人都只是成了別人的過客,多少流金歲月終究也成了一張泛黃的宣紙而已。或許當流年裏的人群已經老去,當我們已經記不起那些青澀的面孔時,只有翻起那張宣紙,才能回憶起那份悸動。生活或許只不過是一場錯過的劇演,當你來時,我還身處遠方未來。當我站在這裏等你時,你卻已經離開。
走過許多滄桑與薄涼,才知道在歲月的最清淺的痕跡中,多少的聚散與分離,其實都只是彼此一場場的錯過而已。我們都在一次次的錯過中,褪去曾經的那份 青澀。漸漸的才知道,風塵漫過,那些多麼動人的色彩也終有斑駁的一天,當那些色彩脫落的刹那,我們只想回到內心那份最初的安靜。

       昨晚,秋雨整夜悉悉索索miris spa全身按摩 ,今早,睜開眼,天上的雨停了,這是怎樣的一種天意?我們在古丈縣會展中心大平場集合,大家陸續趕來,剛好坐滿一個中吧車,從縣會展中心出發,沿著那條彎彎曲曲的紅砂溪,一路就沖到了半山腰,汽車就這樣在雲霧纏繞的山腰上繞過去,再繞過去,大家一路說笑,一車歡聲笑語,車窗外,綠樹成蔭,不經意間,大家到了高山腰全身按摩,對面大山的霧氣正好升騰,薄霧從山腳慢慢爬起來,大家喊司機停車,在羊腸子似的小道公路上,司機找了一個稍微寬的位置停下來,大家迫不及待的跳出車門,跑到最佳位置“哢嚓哢嚓”的開始拍攝,一會兒的功夫,大霧裏露出了一個精緻的寨子,午平主席說那是楊昊天的寨子,那裏出了個文人楊昊天。從“昊天音像”我見過他的文風,我更欣賞他做新聞人的那種風骨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那升騰的薄煙如萬馬奔騰,馳騁奔湧,沖向潑墨的天幕,寨子的邊上一彎彎金黃色壩子梯田點綴在綠山青瓦木房的邊上,大家不由的發出“嘖嘖”的感歎聲。再看一會兒,等霧氣慢慢升騰到山頂,一幅山村畫面也隨之鋪展開來,寨子的臉全露出來了。幾家火柴盒般的青瓦木樓人家點綴在青山霧嵐稻田間,高山上的我們隔著一道空曠的空間眺望著遠方,倉央嘉措說過,美的東西,夠不著也一樣的美。我補充,美的東西,很短暫,令人憐惜,心碎。綠山白霧青瓦木房金稻田,對著這幅空靈的山村美景,大家興奮著熱石按摩,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燦爛的笑容。
         我想,昨晚的大雨許是為了讓我們遇見途中這風景。霧氣一散開,我們鑽進車裏,大家繼續閒聊,汽車又繞了一個大彎彎,我們來到了排茹的村口,縣政協副主席向午平喊司機停車。

再次來到這個熟悉的城市,我不知道是對或錯,一個沒有了眷戀的地方,一個有了期待的我。遠處的夜空下,不知道你在幹嘛,時常拿出手機, 看下有沒有你的資訊,卻終究是沒能等到。你讓我放棄,說不想傷害我,可是固執如我,怎麼可能會去停止追尋理想的腳步。白天和兄弟一起聊天,他們都說我好像 變了,沒以前那麼放蕩不羈了,沉默了。他們不知道,我的心根本就不在這裏。我總是在期待著遠方的那座城,期待著彼岸的藍蓮花開,期待著遠方的那個你岩鹽好處
我無數次的去揣測你的內心,又無數次對結果感到不安,或許這真的是一份沒有結果的單戀,但是我仍然找不到理由去放棄,沒有勇氣去遺忘許智政
茫茫人海,讓我們相遇,相知,卻終究是難以越過你的堅持。一份讓我值得一生去珍惜的感情,難道真的要止步於此嗎?
回憶很可怕,你說你記性不好,這也許就是你快樂的原因吧,一個人靜下來的時候,思緒萬千,明明過去了很久,卻還是恍如昨日,第一次見面,逃軍訓和你吃鐵板飯許智政 ,陪你去圖書館看書,陪你去北湖買衣服,送你去車站回家……太多太多。我想,時間的長河是無法去沖滅這些刻在心底的印記了。

↑このページのトップヘ